一个有趣的灵魂
是个写沙雕文的
尤其喜欢祸害自家家族
和阿凌互相伤害(。’▽’。)♡
(*๓´╰╯`๓)♡封面是她画的,爱她
所以大家多去看看那个女人(^v^)
关注我不如关注她~(疯狂暗示)

置顶

hello大家好

这里是个快乐沙雕文手

大名烨柒可以叫我阿柒或者其他(*๓´╰╯`๓)♡

现在在玩忍三

ID刺客柒七

想一起玩的话来加我吖

吃的很杂,但all向不吃

最后给大家推我的画绑!!!٩(●´৺`●)૭٩(●´৺`●)و

@凌少ない 她超好别关注我了去关注她!!


明明说好今天要把咕了一周的祭春篇码完哒(抓头)

但还是咕了呐╰(*´︶`*)╯

(不愧是我.jpg)

我明天一定...(被打)


日常沙雕脑洞(1/1)
( ̄▽ ̄)群主别赶我出去就好了

那些千奇百怪的族员(3)

1.小粉是家族​里的大长老
虽然他是第一批里面最晚进家族的
但这不妨碍他单挑家族最强五人组
小粉看着被打趴下的一堆废人,叹气
“一个能打的都没有”​

2.​小粉喜欢去刷s赏
因为可以随机掉落ss
有一次带零输出黄巾躺了一个s
出了一张ss+​
强抗风,驱散,隼白
自动忽略旁边人发光的眼睛,黄巾匆匆跑出家族
留着过年吧

3.家族最强经常被人挖墙脚
xx“小兄弟我看你挺厉害的,要不要来我们家族啊?”
正在等人的小粉缓缓转头“?”
刚溜达回来的族长等人看见全过程
众人“......”
“敢打我们长老的主意?”冲浪拔出朱雀,面露凶光
“大伙,抄家伙上啊——————”
“杀呀!!!!”
大家拿着武器朝着那个刚觉醒的孩子一拥而上
事后被小粉教训了(x ​

4.小粉习惯33单排
因为段位太高根本不能和其他族员一起
在旁人看来​他遇到的都是神仙大佬 ​
小粉“都是不能一套秒boss的渣渣”

5.赛季刚结束的时候贺春和炎魂邀请小粉33
小粉侧头看看他两,“做好心理准备叭...”
贺春和炎魂“?”
进入战斗
炎魂“这什么地图???我要死了我要死了!!!!”
贺春“来吧,我在坑底等你”(已经掉坑)
单独跑图的孤寡老粉“......”
在两人见怪不怪的目光里,秒了boss
那天炎魂和贺春上了一个段

6.其实小粉也有害怕的东西
“大长老!!今天你说什么都要给我把这碗饭吃掉!!”
神炎端着一碗红彤彤的米饭,飞速朝刚进门的小粉靠近
同时小粉马上察觉到危险也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开始狂奔
“你不要过来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这边的宗师在给每个吃了致死辣椒饭的族员灌水
听着3D环绕的惨叫
以后多拉几个人拦着神炎下厨吧

7.要说家族资金哪来的
一半都是小粉的钱
这人不劝着点根本不知道给自己留点钱
芳青叹息道
八百年前他打隼白,硬钻牛角尖
花了五百多才过
小粉“值了”
旁边电音猛敲他脑袋“值个屁啊!花钱找罪受吗你!”
“嗷!!”

8.小粉是一本移动的百科大全
找攻略都没找他来的方便
所以有很多族员拿到新宝物喜欢问他
“小粉这个有用吗”刚入门的宇宙拿着寒冰问
小_追梦六个月没有追到寒冰_粉“...没什么用,分了吧”
“哦好的”宇宙很乖听话了
最后在分解的时候被惊恐的犬拦下来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是我们家族最强最肝最氪的大佬(* ̄︶ ̄)
因为怕被他拉去追梦我就不给他cp了(x
祈祷他不玩lof叭

【苍黑】书花

苍牙刚来这个村庄的时候,他路过早晨不算热闹的街道。 当第一束阳光掠过最高的那棵橡树​,村的一切都醒了。天空从灰蒙渐为浅蓝,一种很淡的颜色,像这个被岁月冲洗的村庄,淡的朦胧而又不真实。 ​

苍牙经常在看见路口一家花店。老板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,他最常做的事便是抱着一盆百合,或者一束丁香,爱怜地摸着它们娇嫩的花瓣。 ​

苍牙在来到这个村庄的第四年开了一家书店。人们都知道了在花店的旁边多了一个常坐在新店门口看书的老板。 ​

苍牙有时会去隔壁串串门,看看新长的花草,拿几本关于种植的书。这一来二去,两家店的名字常一起被提起。

书店的里屋是起居室,虽小但很干净。墙上有一幅水墨画,是一丛兰花。

苍牙在打扫卫生时​摘下那幅画,意外发现有一个口子,直可以看见对面花店的起居室。

从那日起,花店老板总爱从口子那头往这边扔花。

我真怕他会破产——书店老板捡起风铃草——所以我还是早点娶回来比较好。 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开学肥来了!

这篇真的超级——短(  ̄▽ ̄)σ

因为是睡觉的时候一闪而过的(。)

拿来混更


他未曾说过自己的姓名

食用说明:
-这里私设超级多
-开学前最后一发
-小学生文笔
-cp是雪x炫彩
-bug巨多,观众姥爷们看着乐乐叭
-OK的话↓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雪时常会一个人坐在栏杆上,望着骨爪林的方向​
人悄悄,帘外月胧明

早些年的时候,有个叫炫彩的孩子
他父母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,在骨爪林里遇到鬼族被害
那日是元宵,他一个人在家门口糊好了孔明灯,等他的父母回家,等他们回来放孔明灯,却等来了噩耗
报信的是铁甲,他抱着两件残破的衣服站在门口,进退两难之时,被炫彩发现
“大哥哥,我爸爸妈妈回来了吗”炫彩放下歪歪扭扭的孔明灯,凑上去笑嘻嘻地问
铁甲不知道如何对一个十岁的孩子说,在这个家家户户都团圆的日子里,他的家再也不会重聚
铁甲深吸一口气,不敢看炫彩的眼睛“这是你父母的衣服,我们赶到的时候,他们...”他说不下去了
炫彩脸上笑容僵住,接过那沾满血和灰尘的布,呆呆地看着,再无动静
“....节哀”铁甲快速转身离开
天空上是绚丽如繁星的灯火,空气里飘的是人们的喧笑。炫彩站了很久,他手被冻的通红
他拆了孔明灯,升起一堆火,把残骸和衣服都丢进去。火光闪烁,美得他忘记上方被渲染的星空
那日起,忍村多了一个顽劣的孩子

​“炫彩!!”铁甲一进门便看见炫彩揪着女孩的头发,“放手!!”
炫彩并不怕他,但他不会傻到平白无故给自己招一顿打,手上力气一大,把女孩痛得放声大哭,听见哭声他才满意地松手
铁甲对这个学生很是伤脑筋,欺负同学还不好好学忍术,可他轻功极好,每次自己流露出想教训他的意图的时候,这小子脚底抹油一样跳上房顶不见踪影
炫彩不爱学习忍术,但他爱去欺负其他孩子。村里每个人都被他打过,下手极重,之前一人头发都被烧完了。也不是没有人想反抗,但这样他就叫其他人都孤立你,在这威严下,没有一个人敢去安慰那个被孤立的孩子。没过几天,那人就会求着炫彩让他回来
炫彩不需要自己做饭,他躺在三张椅子搭成的床上,手指随便一点,点到哪个人就要包了他明天的三餐
炫彩有时也不去学忍术,他摸这家人的鸡蛋,摘那家人的果子
一日,炫彩在路上散步,瞟见那金色的锣——在紧急情况的时候敲响,所有人都会放下手中的一切来到村口
炫彩丢掉手中的果核,拾起一块石头掂了掂,用力向锣丢去,正中锣心
“咣————”
人们拿着武器赶来村口,面面相觑,谁都不知道是谁敲到锣,而始作俑者早就咬着另外一个苹果溜达走了
炫彩不知道,孩子们把这件事告诉了其他人,人们暗地里放了一面鼓,为了防止炫彩捣乱,没人和他说起这件事。以后炫彩敲锣,再没有人来

这样半年后,有个天赋极佳的孩子来到了忍村
从小弟口中得知,他叫雪。
新乐子...炫彩闭眼躺在地上,嘴里叼着一根草。那人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,炫彩猛的睁开眼把旁边的人吓一跳,赶紧闭嘴
“我知道了,你先回家吧”炫彩站起来手插口袋朝南方走去

雪被铁甲领着熟悉完附近,现在一个人坐在屋子前看着旁边树上的鸟乱叫
炫彩蹲在屋子旁的一块石头后面,看着雪盯树
不时有几个忍者路过,和雪打招呼。他总是微微一点头,从唇齿中发出的单音节暗示主人并不想多说话,那人自觉无趣,也就移步离开。

太阳沉下去了,树上的鸟也不叫了。
炫彩看自己的手也渐渐模糊在夜色里,跳到雪面前,揪住他的衣领,压出凶狠的嗓音“你记清楚了,以后我就是你老大”
没有预想的回应,炫彩一看,居然睡着了。无端升起一股被羞辱的怒火,攥起拳头刚想打,突然心生一计

骨爪林是大人们严令禁止小孩去的地方
那里鬼族常出没
炫彩把雪搬到骨爪林深处的一堆枯草上,冷笑两声,正想撒手离开,撇见林中蓝光闪烁
“...是鬼火!”炫彩一下屏住了呼吸,小心挪到草丛边上,看鬼火移动的方向
它们要去哪里...?炫彩悄悄跟上去,看见鬼火朝着忍村方向前进
它们要去忍村!!炫彩惊地瞳孔巨缩,挪回雪旁边“喂...醒醒,快醒醒!”
雪睁眼看见的是一张放大的脸,未等他开口,炫彩已经捂住他的嘴“嘘——听我说,鬼族好像要袭击忍村了,看见...我身后的鬼火吗,现在,明白了吗?”
温热的气息缓缓拂过雪的脸,有点痒。他看着炫彩的眼睛,点点头。

两人猫着身子尽可能加快脚步又不发出声音
“等一下”雪突然拉住炫彩“干什么你”炫彩颇有些不满
“它们,快到忍村了”雪盯着那些鬼火“我们要赶在它们面前回去”
“但我们行动快了会被发现”炫彩思索了一下,难得的没有开骂,抛出疑问
雪盯了炫彩一会“我去引开它们”
炫彩瞪大了眼,半晌,他不屑笑一声“你这小身板能坚持多久,我还没跑到你就死了”
“但我不....”雪皱着眉想反驳
炫彩不给他机会。他直起身,手中燃起一团火“...火球术”
突然发力往林中跑。原本缓慢前进的鬼火也像是清醒了,也追上了那个红色的影子
“喂你!”雪看着他飞向深林,下意识想追上去,咬牙犹豫了一下,拼了命地往反方向冲

“这条路直走,就能到忍村”
“呼....”周围很黑,雪双手胡乱地把树枝拍掉,脚好像被什么刺破了,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痛
在他觉得体力透支的时候,周围无尽的黑已经没有了,月撒下的银光温柔得让他恍然
雪呆站在原地,茫然地盯着门口上挂着的锣
“村门口有锣,敲响它,忍村所有人都会来”
他取下锣,举起拳头用力砸
“咣————”
快点啊,快点来人啊
“咣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那个人他在用生命引开鬼族啊!!
“咣——————”
“来人救救他啊!!!!”
雪用沾满血的手失控地砸着锣,锣声刀子一样划破了平静的黑影,划破了如锦缎一样丝滑的月色
没有人出来
雪用沾满血的手机械地敲着已经碎成一片的锣,声音渐渐变低,最后细不可闻“来个人....救救他啊....”

那晚,忍村少了一个顽皮的孩子

雪是在第二天清晨被巡逻的忍者发现的
他睡了一整天,没有人知道这个少年为什么要在半夜敲打那面充满欺骗性的锣
醒来时,他异常平静,只对来探望的铁甲说了一句话“鬼族开始活跃了”
铁甲没有忽视这句话,上报给村长
忍村把鼓换回了锣
新锣很久没有响过

很多人都发现忍村里少了一个到处作乱的身影
联想到那面破了的锣,大概都猜了个七七八八
所有人都心知肚明,所有人都闭口不提

雪痊愈后经常坐在房顶上,看着骨爪林的方向
“为什么那面锣没用,你们还要挂在那里”他曾问过铁甲
“这个啊...”铁甲无措地抓了抓头“以前确实是用来当警报的,可有个顽皮的孩子总是戏弄我们,大家就瞒着他换了个方式”
“...”雪不语,他低着头,看不清表情
在铁甲觉得已经无法交流准备离开之时,雪开口
“那..他叫什么名字”
“炫彩”

“入秋了....”雪对着手掌哈一口气,看着白雾在空中婷婷袅袅直至消失不见了“进屋吧”
​背灯和月就花阴,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

家族战那些令人窒息的操作

忘性
团战是消灭河豚 ​
炎魂看着手里的海螺有点发蒙 ​
对面使用了血条消失之术
炎魂“......”​
天台上站了一个人

忘性2
贺春“记得换武器”
犬信心满满,准备拿出村正秒boss
掏出一把一文字
犬“......”
天台上站了两个人

吸引力
冲浪看见前面的坑边有个吸铁石
跳起来下翻掉坑
贺春微笑拔出朱雀
冲浪“不是....你知道的坑对我来说有独特的吸引力”

吸引力2
贺春全副武装准备上场
看见对手一身红
是祭啊....自杀吧
冲浪“你醒醒啊这是王牌!!”
贺春捂脸“不行这人对我吸引力太大了”

威慑力
粉巾侧着头看了一眼对面怯生生的樱花
扯下围巾露出一个笑容
樱花哭着跑走“呜啊啊族长我不打了————”
粉巾:? ​

威慑力2
神炎“大家——吃饭了!”
一瞬间满堂的人全都不见
神炎“啧,家族战也没见你们跑那么快啊” ​

获奖感言
宇宙站在台子上
清了清嗓子 “感谢大家对我的关爱,感谢小白的宠爱,感谢.....”
后面排队的电音不耐烦踢了他一脚
“不就中了个s图卷吗别挡着我开宝箱!”

团宠
黄巾用家族宝箱里的金钥匙开出了ssr
大家微笑举起武器,追在他后面以示祝贺
黄巾“喂你们真的很恐怖诶!!”

重伤
辉面无表情地看着魂,魂被盯得浑身不自在
魂“不就是拿新ssr在你身上试了一下嘛”
辉抄起刚开出来的超能扳手,一脸和谐
“你也试试?” ​
魂:算了算了

意外发现
宗师边喝酒边走出门
突然从天而降一黑影
酒葫芦:卒
定睛一看是犬 ​
宗师“你怎么从楼上掉下来....”
猛然想起什么 “靠炎魂是不是也还在上面!!!” ​

不务正业
“来吗,三缺一”夏梦笑着招呼站在不远处的海滨
潜水和冲鸭坐在夏梦旁边把玩着麻将怂恿着
海滨“你们画风清奇啊.....”
“他不来我们仨斗地主吧”
“好主意”
冲浪无能狂怒“好好打家族战啊你们几个!!”

不务正业2
无面“副族长我申请去援助土豆”
芳青欣慰点头“去吧”
于是在土豆的绳索下方多了一个忙碌的黑色身影
芳青“无面我不是让你去捡薯条的!!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* ̄︶ ̄)都是家族战里收集来的梗
虽然只有一点苍黑我还是打了tag(。)
那个带错武器的小黑是我(小声)

是小甜饼

双觉醒:胧x炎魂
是两个笨蛋互宠的故事(* ̄︶ ̄)
很短很短(对手指)
可以的话↓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炎魂收拾好卷轴飞镖和武器,正准备出发瞟见镜子里的自己没扎头发
“....胧”拿着头绳纠结了一会,想起自己扎头发技术,无奈喊人
“怎么了”胧闻声而来
炎魂​侧着头,拿着头绳眼神示意
胧熟练地拿起梳子,给眼前人梳理 ​
“你要出门么”胧抓着束好的头发,翻起绳子绕圈
“今天晚上家族战,你又忘记了”​炎魂闭着眼睛感受头上的力度,印象里胧一直讨厌家族战,果然在自己话说出口时头上力气猛的一重
“...我没忘”脑后传来胧闷闷的声音,“好了”
睁眼看见镜子里整整齐齐的发型,炎魂拿起一旁的武器“我走了,晚饭趁热”​
预料之中的​没有回应,炎魂认命回头,看见胧站在原地面无表情
这都多大人了还闹别扭,炎魂扶额
但毕竟是自家的,该哄还是要哄的
​“回来给你做你喜欢的怎么样,今天家族人少,我不得不去”炎魂摸摸他的头,尽量把语气放软,感觉自己养了个大孩子
“我不要一个人在家里....”胧被摸头心情好转,但仍旧不肯松口
“噗”炎魂被他这样逗笑,谁知道平时打悬赏最狠的胧私下会是这种模样“你就放我一晚,回来随你处置”
原本只是哄人的话,谁知在听者耳中就变了味
胧的眼睛亮起来“...怎么样都可以吗”他看起来还有点期待
炎魂突然感觉不大妙,但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
“...对,随你”先突破这一关,后面再想法子脱身
“那你去吧,打完就回来”胧松口了,似笑非笑地看着全副武装的炎魂
炎魂被他盯的发毛,匆忙出门

家族战时
“炎魂你打的好凶啊....”冲浪看了一眼被虐死的对面,无端升起一股同情
“呼....”炎魂放好武器,看了眼接下来的阵容安排,觉得没什么事了,起身向族长告别“我先走了,你们加油”
“哦..”族长观战贺春打王牌,随口一应,突然想起“诶等等等等!你刚刚不是受伤了?”
炎魂停下脚步,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“没事的,只是破皮了”比起伤口还是回家比较重要,于是打定主意不管伤口转头就走
目送炎魂离开,冲浪敲了敲桌子,摇头叹息
真是有了对象忘了朋友

“我回来了...”炎魂脱下鞋子喊
胧走出来接过朱雀和麒麟,放到一边“累?”
“当然,累死我了”炎魂往前一倒,扒在胧身上不肯撒手
“别倒在这里...”无奈把人抱起走向卧室“不洗了?”
“...不想洗”炎魂双手住他脖子蹭头“衣服也不想换”
“你会嫌弃我吗”
“不会”把炎魂放在床上,盖好被子,在额头轻吻
“好了晚安” ​
“晚安”

那些千奇百怪的族员(2)

姓名:冲浪

身份:族长,家族一级保护动物

饲养员:副族长、长老x2

介绍: 1.明明是族长但却是家族里最弱的

“啊...是时候把家族忍阶限制改改了吧”贺春看着还是狂忍的限制盘算着

“前辈,明明半个月前家族里就没什么狂忍了,为什么要拖到现在才改?”黄巾扯扯贺春的围巾,问道

旁边晒太阳的粉巾摊摊手,“因为族长今天才刚上超忍,半个月前他还是个狂忍”

所以家族最低底线是族长的忍阶(笑)

一旁接待新族员的冲浪“喂你们这样真的很过分哦” (猛男落泪)

2.有着奇妙的跑图buff

因为族长是吉祥物所以家族战基本是跑先锋

那次族长光荣的在众目睽睽之下飞速掉坑

使得接下来几个星期被副族长按着脑袋魔鬼训练跑图 冲浪“我太难了”

在检验训练成果的那日家族战

族长自信满满地戴起他漂亮的粉色眼镜,向对面的对手投了一个飞吻,成功恶心到了对面的海滨苍

使得对面的海滨倾家荡产买了蝙蝠漫天阴人

没想到的是蝙蝠还没到来,冲浪就一个华丽的后空翻摔进了坑里

海滨“.......艹”

族长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掉坑也有被夸的一天(茶

3.沾花惹草(x

族长的风流是家族里的所有人都知道的

所以天天在街上看到他调戏小姐姐也见怪不怪了

“这位美丽的小姐....”冲浪拿出一朵鲜花,对着夏梦深情地说,“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姑娘,能否与你....”轻轻牵起对方的手,本以为抬头会看见夏梦脸红的表情,不料却是海滨黑线布满的脸

“怎么是你!”冲浪迅速甩开海滨的手,十分嫌弃“那位美丽的小姐呢?”

海滨收回手,心里已经将夏梦骂了十来遍

自己就是逛个街,突然眼前一花就站在了这个傻小子面前,刚想走自己手被抓住,转头看见房梁上的夏梦对着自己微笑

海滨“....夏梦我问候你祖宗”

“不知道,以后眼睛不好别出来瞎逛” 海滨冷冷丢下这句话,飞身离开

留下冲浪对着自己的鲜花怀疑人生

现在我眼睛差的能把男的认成女的了???

炎魂出门买东西看见愣在路上的族长

“干嘛呢族长” 炎魂拍了拍他的肩

冲浪缓缓转过头,直盯着他,把炎魂看的心里发毛

“是炎魂吧?我没看错”冲浪喃喃道

“是我族长,你怎么了” 炎魂有点怂了,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只好先附和

“我好像得了不治之症啊啊啊啊” 突然抱住炎魂开始大哭

炎魂(十分不喜欢肢体接触) 直接僵在原地

“....你先下来”

“我不我要死了啊啊啊!!”

这样持续了一刻钟之后

族长被因为买东西时间太长而担心炎魂赶来的胧打了一顿(x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一开始设定族长是么得cp的-▽-
但是我忍不住hhh
配图的话 @凌少ない 这里有-▽-

有没有小可爱缺师傅的quq
这边虽然菜但是很宠徒弟quq
boss悬赏首领jjc都可以带quq
打不过我搬家族里的救兵quq
就不心动吗!
———————
占tag致歉